• <rp id="j3vjb"></rp>

    <tbody id="j3vjb"></tbody>
  • <li id="j3vjb"><acronym id="j3vjb"></acronym></li>
    <tbody id="j3vjb"></tbody>
  • <button id="j3vjb"><object id="j3vjb"></object></button><li id="j3vjb"></li>

    1. 首頁
    2. 企業資訊

    辛巴接受FT中文網專訪,談他的“供應鏈江湖”

    近日,FT中文網(英國《金融時報》)罕見地刊發了一篇中國頭部電商主播辛巴(辛有志)的專訪。

      在這篇題為《辛巴的供應鏈江湖》的專訪中,辛巴分享了自己在“主播”與“供應鏈企業領導者”這兩種不同身份中所積累的經驗與摸索出的方法論;以及在新消費時代,兩者是如何互相影響疊加,進而對整個市場和業態產生影響的。此外,辛巴還頗為坦誠地回顧了“燕窩事件”帶給他的影響和改變。

    辛巴本人在快手上擁有超過9000萬粉絲;而他所創立的辛選集團,則是一家以供應鏈為核心的數字新零售企業。其官方介紹說,辛選集團堅持普惠零售的理念,打造了聯動全球品牌、工廠和產業帶的C2M新零售數字供應鏈體系,構建了“供應鏈管理+紅人孵化+數字電商(含技術開發)”三大業務板塊,員工已超過3000人。

    此前,作為直播電商頭部企業,辛選集團曾因在助農直播中取得的成績引起外媒關注。今年7月,意大利經濟學家杰拉奇,曾撰文贊揚中國在數字經濟方面取得的巨大成績,并以辛選集團的助農直播為例,指出:“中國的成功經驗值得歐洲借鑒、學習?!?/p>

    以下,為《FT中文網》的專訪原文:

      FT中文網:您從主播到企業管理者這種定位的轉變中經歷了什么呢?

    辛巴:我來到直播行業之前是做企業的。一個企業管理者在做主播時的角度和一個專門職業主播是不同的,我是帶著供應鏈、帶著自己的公司發展目標來的。

    那么,我來到直播行業主要是想通過直播獲取一定流量,然后再去發展自己的企業。因為我覺得,大部分商品離不開的都是流量,像大家耳熟能詳的一些品牌中大部分都跟流量有關,只是流量的尺度所處的位置不一樣而已。

    進入主播行業后,我趕上了短視頻的紅利期,積累了一些粉絲,2018年的時候開始做直播電商。在真正步入直播電商后,我就逐步放棄了之前的銷售渠道,因為精力有限,那時候自己要做主播,同時還要搭建團隊去建立更多的供應鏈?,F在,我就是延續著自己規劃的直播路線所積累的資源,繼續發展著我的企業。

    從主播轉變為企業管理者后,和直播電商的視角也不同。從商業的角度看直播電商,它是商家運營的一個重要營銷工具。任何一個商家都不是僅靠單場直播的成交額就能長久發展。商家需要的是可持續的銷售增量,由此才能真正獲取利潤。所以,對于企業管理者來說,我們要的不是一場直播的成交額,而是通過直播所帶來的流量效應,為品牌推廣、新品發行提供助力。

      FT中文網:您剛才也提到了供應鏈,供應鏈可以說是決定商業成敗的關鍵,這么多年過來您有什么樣的經驗和心得呢?

    辛巴:我們在建立供應鏈的過程當中,花費最多的就是錢。因為我們需要投入各種精力、人力、財力去打造一個足夠優秀的供應鏈團隊。在建立這個供應鏈的過程中,我會要求自己和我的員工去學習定位每個行業的供應鏈標準,然后設想自己的供應鏈未來的社會價值,也就是說要有自己的一套理論,并與公司的目標結合到一起。

    這個團隊管理過程中需要消耗的費用是非常大的,但是我愿意花這筆費用。很多人都認為我非常有錢,其實我只是一個敢花錢的人,我會把資金毫不猶豫地投入到自己認為對的事情當中。

    另一方面,在建立供應鏈的過程中,我們會了解到一個產品真正的成本是多少。我們會與品牌方溝通,希望他們可以降低一定的利潤。

    當然,我們希望他們賺錢,但不是賺取暴利。比如說,化妝品行業有一個公開的秘密,它所賺取的利潤可以是3倍、5倍、10倍甚至20倍。從生產角度來講也是這個道理,比如說成本價100塊錢的東西,生產出來就要給它品牌供貨價格,已經達到三四百元了,就是要翻三四倍的價格。但最近這幾年的變革,它們也從100%變成50%。對于這種生意,我覺得大家不用賺取那么高額的利潤,賺取5%至20%的利潤即可,并節省出更多的費用去做更好的團隊運營,讓終端用戶得到更好的實惠,更認可你。其實,這兩者都是提高品牌價值的一個環節。

      FT中文網:“燕窩事件”對于您和公司有什么樣的影響和觸動呢?

    辛巴:對于我個人來講影響還是挺大的,畢竟(那些視頻)有幾百億的播放量。最明顯的就是身體健康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。除此之外,也有很大的精神壓力。我有時會否定自己、甚至懷疑自己所做的很多事情。直到官司下來的時候(6月30日,“燕窩事件”終裁辛選勝訴),我好像是那半年最開心的時候了,自己也和自己和解了。

    從公司的角度來講,我們吸取了經驗和教訓。辛選做的是一家公司,他所承擔的責任是和品牌方溝通,選完品后給主播去推廣銷售,所以我們確實是有責任的。我們有責任對質量檢測、品牌審核更嚴格。經過這個事件后,我們也發現了哪些是真正可以并肩前行的品牌,哪些品牌僅想用流量賺點投機錢。所以,我們也會對品牌的選擇提出更嚴格的要求,包括審核,到倉庫驗貨,都會更細。

    經過這個事件以后,我也更清楚地意識到,單純的直播電商和公司的管理是有所區別的。如果我只是一個主播,那么這個事最多影響的只是我個人的口碑。但是,現在的我背后還有一家公司,那么這個事情就不是我個人的事了。我要對相信這家公司的消費者負責,也要對我的員工們負責。所以,在以一個企業管理者的身份去做主播的時候就要更加精益求精,而不是單純追求人氣和成交量了。

      FT中文網:您認為直播電商在未來會有什么樣的新機會呢?

    辛巴:我認為直播電商是電商當中的一個板塊而已,它也只是服務于電商的一種途徑。

    直播服務于電商的話,需要一種行業標準?,F在直播電商中存在的一個比較大的問題,就是沒有一個行業的標準,導致許多電商肆意發展。誰都可以成為主播去帶貨,甚至可以從大街上隨便拉個人。但是,這種野蠻成長的電商大多只有較短的生命周期,同時還會給整個行業帶來不良的競爭。

    我認為,直播電商在未來需要的是專業的主播,更多的產品缺少更多專業主播去營銷。以前我說過,網紅直播是需要持證上崗的,類似于駕駛證,你應該有自己的駕駛證,有這個證你才能有資格(開車)。直播電商不像企業具有嚴格的資質要求,我們做企業需要營業執照才能進入市場;那么直播電商雖然不像企業具有較長的專業性和生命周期,但這并不意味著直播電商就不需要一個標準。如果電商領域繼續毫無規范地野蠻生長,那么最終消耗的是自己的生命周期和整個行業的未來。

    我覺得,直播電商在未來所要面對的挑戰也是機遇,就是行業的規范化。規范要有標準,或者說要有真正有能力去服務這個行業的人才。誰能做得更專業,誰能解決現在大部分人的痛點:比如貨從哪來或誰來管理,誰來匹配,直播間誰來運營,現場誰來解決產品質量問題,誰就能抓住更多的機遇,得到良性的發展。

    欧美黑人巨大XXXXX,大地影院在线播放免费,久久精品成人免费国产片,97人人超人人超免费国产